华体汇-土耳其股市再次熔断!里拉“过山车”,央行逆周期4次降息原因何在?

华体汇-土耳其股市再次熔断!里拉“过山车”,央行逆周期4次降息原因何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 北京报道土耳其里拉暴跌引发的市场担忧波及股市,土耳其股市连续第二个交易日因快速下跌而暂停交易。当地时间12月20日,伊斯坦布尔100指数一度下跌5%,触发熔断机制;上周五(17日),伊斯坦布尔100指数一小时内两次触发熔断机制,一度重挫9.1%,创下今年以来第二大跌幅,收跌8.52%。不过,12月2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将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汇率和应对通胀。受此消息影响,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大幅反弹,当日涨幅超20%。上周五(17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创下17.14比1的历史新低;在土耳其央行进行了本月第5次干预外汇操作后,里拉对美元汇率小幅回升。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已贬值约45%。丹麦丹斯克银行分析师库斯斯托(Minna Kuusisto)和克里斯滕森(Jakob Christensen)在12月2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除非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改变此前的政策,否则利率下降、经济基本面恶化和全球金融环境收紧将导致里拉进一步贬值。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土耳其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主要是由于埃尔多安采取反传统经济与货币政策所致。埃尔多安在该国通胀持续恶化的背景下,反而继续以低利率刺激经济数据增长,并连续撤换具有专业背景的央行行长,实际上承担了央行行长的职责。“埃尔多安的理论依据是低利率可以刺激土耳其经济成长,并吸引外资流入,但是在土耳其通胀高企以及欧美主要经济体开启加息周期的双重背景下,外资大幅快速流出。”中国银行研究院邹子昂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土耳其股市和债市的崩盘,主要反映了在全球步入加息周期的大背景下,土耳其央行在“人为”影响下逆周期降息,市场对土耳其政府信用、央行独立性以及里拉币值稳定的信心都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导致资本大量流出土耳其。围绕土耳其面临的货币危机,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考虑到该国的发展对外部环境依赖性大、金融市场的开放度也比较高,因此,一旦海外具有逐利性特征的金融资本“发现”土耳其的营商环境恶化,加之受发达经济体加息预期驱动,土耳其金融市场很容易从“引力”效应(国内吸引外资流入的力量)转变为“推力”效应(国外环境的变化带来的资本流动的力量),从而触发股、债、汇市出现抛售行为。孙立坚补充道,金融开放度高意味着具有明显的顺周期特点,在经济下行阶段,经济基础越薄弱、金融开放度越高的国家其资本外逃现象可能愈加严重。对于诸如土耳其这样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由于本国居民对本币信心也不足,更容易出现本国跟随外资抛售本币换取美元的“羊群效应”。土耳其央行“逆周期”降息今年以来,在全球通胀升温的背景下,拉美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开启加息周期。美联储在12月最新议息会议上表示加快削减购债规模的速度,加息预期也有所提前。而今年9月以来,土耳其央行却连续4次降息;12月16日,该机构将基准利率从15%下调至14%。与此同时,土耳其11月年化通胀达21.31%。为何在通胀高企的背景下,土耳其却逆周期降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孙德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今年全球通胀持续升温的背景下,如果从经济规律出发,土耳其应该采取加息举措来抑制国内通胀,但该国却反其道而行多次降息。其背后原因主要在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希望依托低利率促进出口、拉动经济增长。去年,土耳其经济增长1.8%,在当前反对党施加压力以及“2023年是土耳其共和国建国100周年”的背景下,埃尔多安希望能够继续交出一份不错的经济答卷。因此,他不惜通过干预央行让里拉贬值的方式刺激出口。土耳其的发展主要依靠旅游业和房地产,并未有坚固的实体经济支撑。加之美欧联合制裁土耳其,其国内经济未挖掘新的增长点,因此近年来的经济表现并不出彩。考虑到诸多内外影响因素,孙德刚指出,土耳其央行连续降息的做法是“饮鸩止渴”,将导致国际市场对于该国经济发展的信心更加不足,资本外逃可能愈加严重。“目前,土耳其最大的问题是用政治手段解决经济问题。”孙德刚建议,土耳其需要调整“政治干预经济”的做法,保持央行实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关键要稳定住汇率。如果里拉长期处于不断贬值的局面,该国的经济前景堪忧。经济结构“双赤字”严重从经济面来看,土耳其经济结构不平衡问题突出。土耳其政府长期大力以积极财政和货币政策推动经济增长。在邹子昂看来,这种强行维持高增速的模式不仅没有真正改善经济基本面和增加就业,而且还导致严重的经济结构失衡和过热。并且,土耳其经济发展外部依赖性较强,石油、天然气等关键能源高度依赖进口,经常账户和财政“双赤字”问题突出。在此背景下,邹子昂指出,土耳其逆周期降息的一种解释,是采用低利率政策来促进投资、出口、就业和经济增长,旨在扭转经济结构失衡的长期“顽疾”。降息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经常账户逆差。2021年9月,土耳其出口同比增长了36.7%,经常账户累计逆差较上年同期好转165.75亿美元,其中,贸易逆差较上年同期缩小90.38亿美元。此外,出口增长使部分劳动密集型行业获益,覆盖较多选民人口,有利于执政党获得更多民众的选票支持。“因此,土耳其政府目前并未有明显的意愿或明确措施,维护里拉币值稳定。”邹子昂表示。除土耳其外,经济结构“双赤字”问题严重的新兴市场国家,如阿根廷、印度、南非等国,同样存在进出口结构不合理、企业集中在中低端产品部门、国际竞争力偏弱等问题,较易成为金融风险传染的主要目标。对此,邹子昂建议,投资者应当密切关注此类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局势,对其资本流向保持高度敏感,提前防范金融市场相关风险。